同性社交第一股Blued上市,一个“从1到4900万”的创业故事

7月8日晚间,同性交友软件Blued母公司蓝城兄弟控股有限公司(简称“蓝城兄弟”)正式登陆纳斯达克。

按照发行价格每股16美元来算,蓝城兄弟(NASDAQ:BLCT)将融资约0.84亿美元。

据了解,蓝城兄弟拥有LGBTQ(女同性恋者Lesbian、男同性恋者Gay、双性恋者Bisexual、跨性别者Transgender、酷儿Queer)社区淡蓝网,以及目前中国最大的同性交友软件Blued。上市首日,蓝城兄弟股价大涨46%,市值为8.35亿美元。

来源:招股书

在招股书上,蓝城兄弟特意提及这是一个“从1到4900万”的创业故事。“4900万”是目前Blued的全球注册用户量,而“1”则是创始人耿乐本人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淡蓝网仅有他一个人,白天警局上班,晚上兼职运营。

自视为既是商业公司,也是一股“消除歧视,推动社会进步的温和力量”的Blued,将面临更多商业上的审视。

辞职创业

早在2000年,23岁的耿乐了解到自己属于少部分性取向不同群体后,为科普相关知识,让同性恋者有一个交流平台,便在网易平台申请个人空间。

淡蓝网首页

做了6年淡蓝网,耿乐觉得,“中国的互联网,肯定有一天能为我们(同性恋)打开一扇窗”。2006年,耿乐扩大了网站运营规模,租了一个简陋的小民居,作为创始团队的办公场地。彼时,淡蓝网收入很少,服务器、人员开支、房租等费用,都需要靠网友捐赠来支撑。

尽管条件艰苦,小团队运营的淡蓝网很快脱颖而出,到了2007年,已是国内最大的同性恋网站。

两年后的2009年,耿乐认为创业团队应该到北京闯一闯,便租了几辆大卡车,把椅子板凳电脑,从秦皇岛拉到北京。

这趟北京之旅改变了耿乐的人生轨迹。2012年,一位在搜狐网工作的朋友将耿乐的创业故事拍成纪录片,发到了搜狐网站。耿乐火了,远在秦皇岛的领导也知道了他在做同性恋网站,他就无法再兼职创业了。

在创业与铁饭碗之间,耿乐选择了前者。耿乐开始全职创业的2012年,移动互联网处于爆发期,小米推出第一代智能手机,微信的用户超过1亿,国外同性交友软件 Jack’d 也进入了中国市场。

Blued APP

于是,耿乐拿出之前工作攒下的20万元存款,花了几万元钱聘请北京交通大学的几名研究生去开发一个App。数个月后Blued诞生了,“Blued的本意是蓝色,与淡蓝网有着血肉联系”。

产品团队看似“业余”,但主打垂直类交友的Blued,很好地完成了从门户社交到移动社交的转变,成为公司后续发展中最重要的产品。

借助淡蓝网在同性恋群体中积累了10多年的影响力,Blued发展迅速,上线一个月,注册用户就达到 20 万。

Blued的迅速崛起,也让资本方注意到耿乐团队。产品上线仅半年时间,Blued获得中路资本300万元天使投资。耿乐回忆,这300万元对于创业初期仅有34名员工的Blued团队来说,作用巨大,让公司迅速扩充了团队,不断打磨产品。上线11个月,Blued的用户量突破了200万。

随后,在2014年,高速发展的Blued拿到清流资本、顺为资本的两轮融资,总融资额达到数千万级别,当时公司估值达3亿美元。截至目前,Blued一共获得7轮融资。

2016年,Blued推出直播功能,一条清晰的商业化路径渐次展开。这一年,凭借直播业务和移动营销,Blued营收数亿元。

随后两年,蓝城兄弟推出了海外辅助生殖咨询产品“蓝色宝贝”,以及Blued会员服务业务。至此,围绕着男同性恋群体,耿乐以Blued产品为核心,建立了一个社交、视频直播、健康相关和家庭计划等多元的产品体系。

直播变现

经过8年的发展,目前Blued在全球有超过4900万注册用户,月活跃用户(MAU)达到600万。

垂直类社区产品通常拥有较高的用户黏性,深耕同性交友的Blued也不例外。根据国际知名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(Frost&Sullivan)的研究报告,Blued活跃用户在2019年的日均停留时长超过60分钟,平均每日打开App次数超过16次。

Blued成立初期,就瞄准了海外市场,2015年2月,耿乐团队就在荷兰发布了Blued国际版本;2016年12月,Blued投资海外同类型应用Hornet,通过投资快速获取拉美和北美地区的市场份额。目前,Blued提供包括英语、法语、日语等在内的11种语言版本。

截至今年3月,Blued在中国大陆以外国家和地区的月活用户数,已占其全球月活跃总用户数的49%以上。

庞大的Blued用户群体,是公司商业化变现的基石。招股书显示,2019年蓝城兄弟营收达7.59亿元,较2018年的5.01亿元同比增长51.4%。

不过,蓝城兄弟尚未实现盈利。招股书显示,2018年、2019年的净亏损分别为9020万元、5290万元,对应的亏损率为18%、7%。2020年一季度,调整后净亏损为760万元,净亏损率为3.7%。

来源:招股书

目前,蓝城兄弟的营收来自直播服务、会员服务、广告服务和其它四个部分。直播业务在2018年、2019年的收入分别为4.6亿元、6.7亿元,分别占总营收的91.3%、88.5%。

在直播用户方面,2019年一季度,Blued直播服务付费用户约为13.7万,到了2020年一季度则增长至17.8万。付费用户总体规模虽不算高,但Blued用户胜在付费能力更强。

2019年第一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,直播付费用户的平均收益(ARPPU)分别约为995元和1010元。可以对比的是,据媒体测算,同为社交产品的陌陌直播业务ARPPU 仅为363元,远低于Blued用户。

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耿乐分析道,用户在直播中付费意愿那么高,是因为对同性群体来说,同类娱乐产品缺乏,并且,直播能释放他们在社会中被压抑的情绪。

在Blued直播首页,设有“大叔”这一细分主播群体。Blued官方公号曾报道过一位65岁的农村“大叔”主播,通过直播,他不仅有一份收入,还认识了同龄朋友,这位主播曾表示,“几十年了,我都没有感受过这种愉悦和幸福”。

在直播服务之外,Blued最有商业潜力的当属会员服务,付费人数已超过直播业务,从2018年的8.5万人增加至2019年的45.7万人;会员服务营收也从2019年一季度的306万元,增长至2020年同期的1501.3万元,涨幅高达390.6%。

万亿市场

Blued一早就瞄准海外市场,是因为国内市场的天花板太低。

耿乐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对于社交产品而言,马太效应十分明显,越垂直的领域,所能容纳的巨头产品越有限,这也是Blued能在国内市场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原因。

除了出海拓展更多用户,Blued还计划加大在其他LGBTQ垂直类产品的投入。此次IPO计划中,部分融到的资金将用于潜在的战略收购、投资和联盟。招股书显示,2020年6月,蓝城兄弟签署了一项意向书,收购针对女同性恋群体的社区产品。

“凭借现有的专业知识和成功服务同性恋社区的能力,我们处于有利位置,可以了解LGBTQ人群中不同子群体的需求。” Blued寄望将运营男同性恋社区的能力,通过投资并购方式,复制到其他LGBTQ群体中。

Blued加上其他产线,耿乐瞄准的,是一个万亿美元规模的LGBTQ市场。

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,2018年,全球LGBTQ人口约为4.5亿,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至5.91亿,占总人口的7.4%。百分比的增长,是由于社会接受程度越来越高,年轻一代LGBTQ人群更加开放和愿意承认自己的少数社群身份。

并且,这一群体有着更强的消费能力。耿乐指出,同性群体大多不用考虑后代抚养问题,且收入水平普遍较高,消费意愿强烈。

按消费支出和营销支出计算,2018年全球LGBTQ市场规模为3.9万亿美元,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5.4万亿美元。

目前海外市场为Blued带来的营收有限,招股书显示,2020年第一季度海外营收在总营收占比为9.9%,收入主要还是依靠国内用户。

Blued在国内的直播营收,也面临增长挑战。

该项业务付费用户从2018年的35.8万微降至2019年的32.6万。鉴于海外营收占比过低,若去除海外近300万月活用户,国内用户直播付费率为10.7%,处于高位水平。并且每人年均2059元收入,增长空间同样有限。

由于行业特殊性,Blued还将面临很大的监管压力。目前,公司内部内容审核的有120名员工,约占总员工数的25%。

“希望有一天到纳斯达克上市,除了商业利益之外,让全世界人看一看,中国有这样一家公司,非常努力在为同性人群服务。”这是耿乐一直以来的心愿。

来源:21财经